您的位置 首页 未分类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

来源:VR陀螺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

作者:VR 陀螺 ZJ

Snapchat 的母公司正全力投入增强现实技术。但其新的智能眼镜产品并不面向消费者出售,它们只是一种吸引开发者加入其中的方式。

是的,Snap 终于制造了一副真 AR 眼镜。

Snap 下一代 AR 智能眼镜

与该公司早期推出的智能眼镜不同,这款新的 AR 眼镜有内置摄像头,但不会对图像做任何全息处理,而是直接将虚拟图像投射到佩戴者面前的世界。但是,就像那些早期的智能眼镜一样,几乎没有人会购买这些眼镜。

一副没人会买的 AR 眼镜

「没有人会买」指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Snap 这款眼镜并未面向消费者出售,这款设备是为 Snap 的 AR 滤镜开发者准备的。不过即使是开发者也不必购买,他们可以通过申请获得一副。这可以看出,Snap 只是真的非常希望人们能够制作 AR 滤镜,其期望看到更多引人注目、令人目眩神迷的滤镜。

这些滤镜有助于向大众解释为什么技术专家对 AR 如此兴奋。因为到目前为止,人们对 AR 的印象大多是通过《精灵宝可梦 Go》、手机上的虚拟卷尺工具、无趣的企业软件以及佛罗里达州一家过度夸张、资金充足的 AR 头显制造商(没错,就是 Magic Leap)获得的。

问问 Snap 的首席执行官 Evan Spiegel,他最喜欢的新款 AR 眼镜上的滤镜是哪款时,答案可能会让你吃惊:它是一个诗歌应用带来的滤镜,当你在现实世界中浏览时,它能让文字出现在你的眼前。Spiegel 表示:「这听起来可能有点深奥,但文字与人们所处的物理空间相关,并能为诗歌带来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当人们着眼于未来的创造力时,我认为这很有趣。」

创意是 Snap 对 AR 的重要宣传,Spiegel 认为这一元素将使其有别于谷歌(对世界信息进行索引)、Facebook(更加社交化)或苹果(被锁定在 iOS 中)。AR 眼镜的竞赛正在进行中,对于 Snap 来说,这场竞赛是漫长的。

早在 2019 年,Spiegel 就预测,AR 眼镜要在十年后才能被广泛采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展示的产品显然还没有准备好用于消费者。或者说,它是在对赌,希望 Facebook 不要抄袭它的想法,哪怕就这一次。

这款新的 AR 眼镜被命名为 Spectacles。这与 Snap 在 2016 年 9 月推出的第一副智能眼镜的名字相同。随后推出的版本都有数字附加在上面:Spectacles 2、Spectacles 3。但这些设备都是摄像眼镜,而不是 AR 眼镜。

提前了解到新产品情况的 IDC 研究总监 Ramon Llamas 表示,这款新的 Spectacles 「与 Snap 过去所做的截然不同」。他说道: 「这不仅仅是用眼镜拍一张照片,然后让手机处理它这么简单。这是一个不同的范式:眼镜必须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空间意识,而开发者必须构建与用户周围情况相一致的应用程序。」

这种空间意识是整个 AR 体验的基础。Snap 的工程师对这一点非常了解,因为早在苹果和谷歌等大公司为手机推出 AR 框架之前,该公司就在 Snapchat 中建立了看似粗糙但技术上令人印象深刻的 AR 滤镜。那么 Snap 的 AR 技术能很好地移植到眼镜上吗?能,但也不能。

一副仍在开发中的 AR 眼镜

眼镜本身就是对 「可穿戴」技术的鲜明诠释。4 月底,当我在硅谷一栋宽敞的房子里试戴这款新产品时,我发现在超宽镜框的衬托下我的脸看起来更小了,我能感觉并听到我的睫毛像微型刮刀一样刷在镜片上。Snap 早期的 Spectacles 很好玩,有圆形镜框,相机镜头周围还有五颜六色的边框,而现在的硬角度设计是有目的的。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1图源:Snap

Snap 公司的产品战略经理 Lauryn Morris 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的愿景是创造一个表现力强、发人深省,并且要保持轻便的太阳镜外形的设备。」话虽如此,但是新款 Spectacles 的重量为 4.7 盎司(约 133 克),这是标准雷朋 Wayfarers 眼镜重量的两倍还多。

重量只是制造 AR 眼镜过程中的众多权衡因素之一。Spectacles 的镜片是立体彩色显示器,可自动调整亮度,最高可达 2000 尼特。出现在佩戴者眼前的图像是由双光学波导产生的,并且有两个内置的 RGB 摄像头来捕捉用户周围的世界。

此外,还有 4 个用于语音控制的内置麦克风,一对用于空间音频的立体声扬声器,以及右太阳穴上用于控制应用界面的触摸板。这款眼镜能够实现 inside-out 追踪并支持 6DoF,这意味着设备能「看到」用户的手势,并解释它们的动作,而这是之前的 Spectacles 眼镜所不具备的功能。

Snap 并没有完全从头开始构建这些规格配置(尽管根据 Spiegel 的说法,这些规格是在几年前设想出来的,当时第一批 Spectacles 正在规划中)。这款新 Spectacles 眼镜搭载高通公司的 XR1 芯片,Snap 为该设备开发了定制的空间引擎,其称之为「独特的技术」,能够将所有被眼镜收集到的定位信息融合在一起,使应用程序具有更逼真的感觉。

但似乎每个眼镜制造商在 AR 的这个尴尬阶段都会做出妥协,这也是 AR 现实的一部分。而 Spectacles 做出的妥协就是其 FOV 仅有 26.3 度,这比其他 AR 眼镜产品(如 Magic Leap 和微软 HoloLens)的视野要小得多,而且该设备的触摸板也还需要一些微调。幸运的是,这款设备还有一个语音控制选项,它在工作时表现良好。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2图源:Snap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开发者版本设备的电池的续航时间只有 30 分钟。为此 Snap 还精心设计了一个可以充当便携式充电器的手提箱,运气好的话使用时间能超过 30 分钟。在我戴着 Spectacles 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就看到了三个提示我眼镜过热的警告。此外,这款眼镜没有实体音量按钮,所以用户必须通过智能手机上的 Snap 应用程序来控制音量大小。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3图源:Snap

Snap 有意将这款眼镜定位为正在进行中的工作。它们是开发人员(或「创造者」,Snap 坚持这样称呼他们)的工具箱。「当我们谈论妥协的时候,也许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基本妥协,」Spiegel 在洛杉矶的家中通过视频通话告诉我。「我们不用向数百万人运送硬件,而是可以在这个创造者的社区中一起迭代和学习。最终,当你能体验到像那首诗一样的东西时,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Spiegel 指的是一款名为「诗歌世界(Poem World)」的 Spectacles Lens,它由 Zach Lieberman 创作,并由 Shantell Martin 讲述。我在硅谷的发布会上亲自尝试了一下,戴上眼镜并走到后院,体验了一下眼前的虚拟文字卷轴。这就是 Snap 新 Spectacles 的特点。尽管眼镜设备的原型并不成熟,但这些应用都非常酷。

还有一个名为「Metascapes」的应用能引导我进行冥想练习,每当我完成一个呼吸周期,它就会在我周围的空间里放置一个虚拟海洋生物。一个名为「BlackSoul Gallery」的应用程序能让我被黑人艺术家创作的虚拟艺术所包围,大胆的绘画和巨大的线框会出现在后院的真实灌木丛中。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4图源:Snap

「SketchFlow」则让我通过「投掷」颜料来给周围的空间涂上水彩,我可以用手指有意地在 Spectacles 的触摸板上进行擦拭从而进行绘画。

AR 应用的一个更令人惊叹的方面是其空间记忆,用户可以在自己周围的世界中创造这些数字碎片,然后走开一会儿,只要没有关闭应用,回来时就会发现漂浮的章鱼或彩虹路就在刚才离开的地方。

在正式发布之前,Snap 只给出了 7 个申请 Spectacles 眼镜的名额,但该公司计划通过申请程序再发放大约 1000 台设备。其甚至还会通过一个名为 Ghost 的孵化器为开发者提供慷慨的资助。Snap 的目的就是要吸引更多开发者开发应用。开发人员也将身担重任,他们需要在这款时髦眼镜的技术和视觉限制下实打实的做出一些东西。在我短暂使用 Spectacles 的经历中,比过热更令人讨厌的部分就是视野的限制。

用户还可以在 Spectacles 上记录自己的 AR 体验,并将其分享到智能手机上的 Snapchat 应用程序中。在那里,用户可以与朋友分享,他们将在一个拥有更宽广视野的设备上观看视频。Snap 可能正处于 AR 技术的前沿,虽然其一有机会就称自己是一家相机公司,但它最重要的技术仍然是其核心的移动应用。

一家没有相机产品的相机公司

Snapchat 用户平均每天能创造 50 亿条信息。问题是,这只是照片和视频信息,而不是文本信息。它的年轻用户,也就是 Snap 所说的「Snapchat 一代」,更倾向于用图片而不是文字进行交流。这就是为什么早在 2016 年,Spiegel 开始坚持认为 Snap 是一家相机公司的重要原因。

Snapchat 的用户也喜欢 AR 滤镜,或者该公司称之为「镜头」的东西。在 2021 年第一季度,使用滤镜的 Snapchat 用户数量比一年前增长了 40%。借用高通公司的话来说,「扩展现实」眼镜实际上是一种扩大覆盖范围的工具,确保无论你走到哪里,即使你决心远离手机,Snap 的镜头也会出现在你面前。除了纯粹的艺术之外,还有各种潜力,不难想象,广告或商业内容也将会出现在你眼前。

前Snap 终于推出了真 AR 眼镜,但人们并不会买它插图5

但 Snap 坚持说它是一家相机公司,这其中有一个明显的问题。撇开眼镜不谈,它实际上并不销售相机(尽管一年来有传言说它正在制造无人机)。它的「相机」是一种软件工具,是拍摄、滤镜的渠道,是 2.8 亿日活跃用户与朋友热情联系的门户。

Snap 并不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相机平台,而苹果和谷歌通过其移动操作系统把控了相机平台。当你双击手机相机的快捷键时,Snapchat 不太可能成为你访问的相机。而 Snap 的平台也同样不可能达到像 Facebook 那样 18 亿日活跃用户的规模。

这些比较看起来或许并不公平,除非苹果、谷歌和 Facebook 也在 AR 领域进行了深入投资,并正在开发新形式的 AR 眼镜。但当我问及这些竞争对手,或者问及苹果和谷歌在智能手机软件市场的双头垄断时,Spiegel 似乎并不愿意去戳穿这头野兽。

「我不一定会做出和你一样的比较,」Spiegel 说。「我认为,当人们与 Snapchat 接触时,其意图是非常不同的。」 他认为,在过去 10 年里,人们使用智能手机基本上是为了记录事情或在生日聚会上抓拍照片,但 Snapchat「帮助人们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使用相机」。

Spiegel 在一件事上是正确的:Snap,即 Snapchat,已经引导人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使用应用程序。它为消失的信息铺平了道路,它在我们的手机上普及了 AR 滤镜,它使仅存在 24 小时的「Story」模式成为许多社交应用的永久组成部分。现在,它认为自己可以为真正的沉浸式 AR 眼镜创造条件,而竞争对手也不例外。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很有可能就会买上一副这样的 AR 眼镜。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