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热点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

来源丨数娱梦工厂,作者丨徐冰

半年没有登上微博的 ” 伟大的安妮 “,最近一个月开始明显活跃起来,还表示考虑复更《安妮和王小明》。作为快看的创始人及 CEO,陈安妮复出微博的原因,也许是为快看在 8 月 5 日北京举办的产品升级发布会预热。

在这场发布会上,陈安妮除了宣布将沿用了 7 年之久的 ” 快看漫画 ” 正式更名为 ” 快看 “,还发布了漫剧片单,推出 150 部漫剧,并表示将在未来投入 10 亿参与漫剧制作。尽管 ” 漫剧 ” 这个名词对于市场和大众来说较为陌生,但陈安妮显得信心十足,她表示视频漫剧将是快看未来重点发力的业务,也是快看推动漫画行业进入视频时代的重要一步。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

我们很难断言,与 ” 动态漫画 ” 高度相似的 ” 漫剧 ” 到底能不能代表着快看——这家经历了七轮融资,高达 160 亿估值漫画平台的未来。

毕竟早在 6 年前便已在漫画行业中萌芽的 ” 动态漫画 ” 并不是什么行业新物种:其通过保留漫画分镜,通过一定的动作处理,同时加入旁白、对话和背景音乐等辅助效果,将传统静态漫画转化为具有动态效果的视频。这些年来,虽然有不少机构尝试主打过 ” 动态漫画 “,但没有一家能够凭此收获未来。

更让外界所感到困惑的是,2019 年 8 月 27 日,快看漫画获得了来自最大竞争对手腾讯动漫的母公司腾讯集团的 1.25 亿美元投资,这几乎宣告了中国漫画市场格局的尘埃落定,头部平台通过资本联姻强强联手,两年前市场原本的预期:一个漫画行业的阅文集团将呼之欲出,横扫江湖。但两年过去了,快看非但没有成为漫画业的阅文,反而在月活流量的关键指标上一落千丈。

根据公开信息,2019 年快看漫画官方表示快看月活已超过 4000 万,而根据极光最新数据显示,今年 6 月快看的月活数仅为 1511 万。这不禁叫人疑问,快看此次宣布更名 + 投身漫剧的操作背后,到底是主动的战略出击,还是被动的业务转型?

陈安妮在发布会后曾透露,快看的新一轮融资已经在进行当中。那么 ” 漫剧 ” 业务是为资本市场精心准备的新故事吗?在如今高度内卷化的市场行情下,投资人们会对这个故事感到满意吗?

月活不断下降,漫剧能成为快看的救世主吗?

作为未来发展重点方向,这场发布会里登场的 ” 漫剧 ” 一词,让许多第一次听到的人们感到新鲜。

快看给出的解释是,漫剧约等于漫画 + 视频 + 广播剧,是一种介于漫画和动画之间,具有漫画变视频、全视频制作、还原漫画分镜、单集 3 分钟等特点的 IP 衍生作品。作为这次发布会上的重点,以及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快看 CEO 陈安妮用了足足 20 分钟讲述了漫剧的定义和它的前景。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1但在数娱君看来,虽然 ” 漫剧 ” 这个名字十分陌生,这种表现形式却是相当眼熟。除了在一些细枝末节上有所区别外,它和广义上人们印象中的动态漫画应属同源。

对于动态漫画,各大平台的命名都有着微妙的不同,比如腾讯叫它动漫画,爱奇艺称之为轻漫画,优酷称为漫动画,猫耳 FM 称之为有声漫画。不过,业内像快看这样大规模投入动态漫画的还是首次。

只是快看的漫剧推出的时机相当微妙,在发布会里,快看讨论了平台的发展历程、作品出海和漫剧等,却避开了自己现在月活数据。而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快看推出漫剧,进军短视频赛道,是否与其正在不断下降的月活数有关。

根据公开资料,2018 年,快看平台月活超 4300 万。而按照比达咨询的数据,快看在今年 2 月份、4 月份的月活也分别是 2895 万和 2818 万,而在今年 6 月,极光发布《2021 年 Q2 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中显示,快看的月活数显示仅为 1511 万。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2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3

如果是为了挽救日益下滑的月活,快看进军短视频,利用自制 ” 漫剧 ” 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进行播放,利用后者庞大的流量确实是个不错的路径选择。

快看表示在过去的 119 天中,快看斥资 2 亿,组建了专业的漫剧制作人团队,打造了史上最大的漫剧制造工场,并且实现自有 IP 全部漫剧化,有 3000 部正在开发中。未来更是计划投入 10 亿制作漫剧,预计为创作者带来 3 亿分成。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4

在陈安妮看来,漫剧可以做到一个月上线、一周多更、全年无休更,甚至放出了一年更新 3000 部,年产量是番剧的十倍的豪言壮语。而漫剧在短视频平台的推出也确实给了快看一个不错的反馈:在漫剧上线 2 个月,全网尤其是抖音、微博的播放量已经超 15 亿。漫剧在快看端内累计播放次数超 1 亿,累计关注数超 300 万。为此快看发布了 7.0 版本,更新了漫剧专区,更是直接将名字更名为快看,在名称上就拿掉了 ” 漫画 ” 一词。

” 漫剧 ” 的属性,不由得让数娱君联想到了此前某免费网文平台通过在快手发布 ” 微短剧 ” 的形式,给自身平台引流拉新、IP 孵化、甚至拉来了新投资者。

为融资拿钱讲一个新故事,这本无可厚非,只不过从网文内容赛道换成漫画赛道,相比免费网文平台较小的体量,将动态漫画改头换面重新包装成 ” 漫剧 ” 的故事,能否撑得起快看如今庞大的估值身躯,仍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就在今年 6 月份,快看获得了一笔来自韩国公司 One Store 领投的 9000 万美元的投资。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快看在该轮的估值已经高达 160 亿人民币。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5

漫画行业的独角兽为何孵化不出优质 IP?

在这场发布会里,除了漫剧方面的措施,另一个引人注意的是平台漫画作者的收入。

快看表示过去 3 年共发放了 7.8 亿稿酬;平台上签约作者月收入破 5 万;头部漫画家年收入 500 万;未来 3 年还将要投入 10 亿元用于扶持漫画家。这些数字对于漫画家来说吸引力其实不低。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6

但是实际上,一些漫画家们似乎对这些数字并不认可。由于快看在发布会上并没有列出具体是哪些头部作者,也没有对于这些数字进行进一步的解释,因此微博上一些漫画作者就对这些收入产生了疑问。比如为《快把我哥带走》主笔的溪流就直接在微博表示:” 我就当你这数据是真实的,请问头部作者是啥意思?我是裆部作者?”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7

一直标榜平台与漫画家良好关系的快看,在一场发布会后却让外界感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并不像日常宣传中反映的那么和谐。在今年年初,在梁阿渣发布的那条关于原创漫画和小说改漫画之争的微博下,在快看平台拥有上百万粉丝的胡桃、子雾啊、清英等人气漫画家都纷纷声援。虽然没有明确矛头指向的到底是哪一个漫画平台,但答案恐怕并不难猜。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8

(年初讨论小说改和原创漫画的微博的转发区)

原创漫画与小说改编漫画之间的矛盾似乎也带进了快看的 ” 漫剧 ” 业务中,陈安妮在发布会上表示,已与阅文、晋江等平台达成版权合作。在将要推出 150 部漫剧中,只有 59 部是漫画平台原创,80 部是小说改,原创漫画只占 ” 漫剧 ” 三分之一左右的份额。一个主打了 7 年漫画的平台,到头来挑大梁的居然都是隔壁阅文的小说 IP,这将会给快看上土生土长的漫画家们带来的刺激可想而知。

尽管漫剧在为漫画导流方面确实成效颇丰,但是在快看举例的五部拉新漫剧中,《养敌为患》《掌中之物》两部小说改漫画为快看带来了两百万的新用户,而其它三部原创漫画 IP《哑奴》《雕塑》《淑女的生存法则》则合计带来了 60 万左右的拉新。

这相差极大的对比,虽然证明了漫剧的受众以及这个模式的可行性,但也很明显能看出,小说改 IP 在漫剧方面优势更大。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9

尽管在 2017 年,快看漫画就已做到漫画行业第一,在月活和用户数方面,将腾讯动漫、有妖气等对手斩于马下,但相比它的两位友商,快看在 IP 孵化方面却依然只有 4 年前那部《快把我哥带走》,原创 IP 的质量一直被业内诟病。

以腾讯动漫为例,《狐妖小红娘》于 2013 年来到腾讯动漫旗下,两年后动画化就大获成功;《一人之下》于 2015 年在腾讯动漫开始连载,次年就推出了动画版;2010 年《十万个冷笑话》在有妖气连载,2012 年便推出了动画版,此后更是接连推出同名网络大电影;2010 年连载的《镇魂街》,也在 2016 年成功动画化。而这些动画作品不仅让它们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甚至在那个时间点带领国产动画走向了一个新阶段。

相比之下,明明已经坐上国内第一位置五年之久的快看,对 IP 的孵化能力甚至不如多年前的竞争对手,暂且不论《狐妖》等这些较早期的作品,近年来国内涌现的,如《非人哉》《大理寺日志》《大王不高兴》《绝顶》等成功动画化、影视化、游戏化的原创漫画,都没有选择与快看签约,反而是靠微博等社交平台达到了人气峰值。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10

虽然漫画与小说同属于 IP 内容端的上游,双方之间也可以相互转化,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面对来势汹汹的网文,漫画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小说改漫画的盛行,也在间接淡化漫画平台本身的原创属性。这让人不禁要问,再过几年,快看会不会基本沦为阅文和晋江的漫画中间商?

其实相比赛道上的其它对手,快看虽然站在了最顶峰,但其业内的口碑始终脱不开 ” 条漫 + 大尺度 ” 的流量打法刻板印象,如何获得同行们真正的认可与尊重,也许是下一个阶段留给快看品牌的难题。

快看为什么没能成为中国的集英社

2014 年成立的快看漫画,在发展道路的第七年,拿掉了 ” 漫画 ” 的后缀,似乎距离纯粹的漫画平台又远了一些。

” 我们希望快看成为超新 Z 世代的精神家园。” 发布会的最后,陈安妮这么说道。

其实我们并不明白,为什么拿着最好资源、最多资本的快看,不去选择成为中国本土线上版的集英社,而是看上去更想成为下一个 bilibili。

据陈安妮介绍,现在的快看平台上已经聚集了 2 亿年轻用户,形成了独有的超新 Z 世代社区文化:获得 500 万点赞高质量漫评区;获得 2.7 万点赞剪辑的漫画视频板块;获得 3000+ 收藏的同人;还有已积累百亿热度的自发兴趣小组等。除了浏览量超过 195 亿 ” 漫画 ” 标签,” 明星 ” 标签浏览量超过 27 亿;” 声控 ” 标签浏览量超过 40 亿;” 同人 ” 标签浏览量超过 155 亿。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11

在快看的 APP 内,里面涵盖了小说、影视剪辑、同人衍生、生活以及配音广播剧等等多种形式,俨然一个小小的内容生态圈。现在的快看 APP,比起纯粹的漫画平台,更像是一个什么都沾一点的混杂市集。

相比日本漫画,即便不提 JUMP 等国内耳熟能详的传统纸刊,网络漫画时期,日本也涌现了不少佳作。比如说日本最大网络漫画杂志的 “GANGAN ONLINE” 的《男子高中生的日常》和《月刊少女野崎君》,集英社创立的 ” 相邻的 YOUNG JUMP” 的台柱《一拳超人》。

而在韩国,网络漫画孵化出的 IP 也是数不胜数,共超过 250 部韩漫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漫画成为韩国改编的香饽饽和文化输出的利剑。

比如韩国漫画平台 Webtoon 孵化出了:《与神同行》、《他人即地狱》、《金秘书为何那样》、《梨泰院 CLASS》、《奶酪陷阱》、《心灵的声音》等 IP。其中《与神同行》还拿下了不错的票房成绩,《金秘书为何那样》、《他人即地狱》、《梨泰院 CLASS》在中国国内的热度也居高不下。

从漫画到漫剧,快看到底失去了什么?插图12

缺乏优质原创 IP,有朝一日终会沦为替别人 IP 孵化的代工厂,国内漫画行业的沉疴已经越来越明显。曾经辉煌的腾讯动漫和有妖气如今都已渐渐沉寂,失去了孕育新 IP 的能力,如今就连国内第一漫画平台的快看漫画都要舍弃 ” 漫画 ” 二字,去开辟新战场,打造漫剧视频业务,打造二次元社区。这一切,不免让人唏嘘,难道专注做好原创漫画就那么难吗?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